除夕「日」

夏天的圣诞节,白天的除夕夜。

小时候过年的仪式感很强,要起大早把家里的活儿都干完,千辛万苦地打车去我爷爷家,过到晚上十二点,再艰辛地打车回家睡觉。对春节晚会也有一个迷思--那些现场的演员,观众,多可怜啊,过年都得在电视台呆着。现在春节的仪式感随着物是人非早就消失了,再回头终于能理解那些人是多么幸运。我又何尝不是从来没在自己家过过年,也因为我爷爷掌握着遥控器而从来没有正常看过电视。

虽然风评急转直下,但春节唯一不变的其实是春节联欢晚会了。不过之前的联欢是在电视机前,现在的联欢已经是在时间线上了。以前一年一度的高端娱乐活动,现在已经变成了充满槽点,矫揉造作,甚至恶意烂俗的精神垃圾。从所有的节目中,只能感受到对过去电视黄金年代的怀念,一个纯真美好容易被感动的年代。

201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Chinese New Year Gala 2018

cctv把所有的节目剪好,第一时间放到油土鳖上,包括涂黑脸的那个。涂黑脸在北美是严重的种族歧视禁忌话题,#blackface的维基百科老长一条。油土鳖作为西方世界政治正确的战斗前沿,很难不反弹这种共产沙文殖民歧视吧。

中国人没有种族歧视的概念。但当所有人辩解自己并没有种族歧视的时候,他已经带着骨子里的居高临下了。说自己没有种族歧视,只是还不明白西方世界说的种族歧视是什么。

补充一下。中国新年如愿以偿得到了世界瞩目。我最喜欢的两个评论。

1是简单怼

2是高端怼

肖平克:我们中国人不算典型的有色人种

来源1:逼乎来源2:贵瓣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