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日

我不喜欢生日,祭日,周年,节日等等一切形式的纪念日。或者跟准确来说,我不喜欢他们配套的仪式感以及背后的一些多多少少无畏的付出。更不喜欢对于纪念日付出,回报等等一系列心理预期。但是我有点喜欢的是人类在纪念日对过往周期的回顾和思考,带来些许不会对他人造成压力的欣喜或感动。

我不喜欢想要给别人送什么礼物,也不喜欢收到一些不好意思扔放着又占地的东西。我刚上小学应该有一个关系还不错的朋友,突然就要搬家去广东之类的了。我当时还不懂什么这一辈子可能就再也没机会见面了的事情。但是在爹妈的建议下我还是写了一张卡片吧,表达了一下朋友离别的惋惜之情。当时也不怎么会写字,可能也没邀请她做笔友继续保持联系之类的。回想起那个没有互联网,没有手机,甚至我家都没装电话的年代,幼小人类的精神成長真是困难重重。

不过我这个故事还有转折。在那么一个家庭背景五花八门的低年级小孩的班里,能有人想出这种事情应该很难的吧,可见我爹妈年轻时也是具有浪漫主义情怀的。所以小姑娘大概蛮高兴的,转头就把我避开各种无聊眼线送过去的卡片展示给各种闺蜜之类的吧。我已经尽量避免尴尬了,完全没意识到人类和人类行为处事的方式竟然差别如此之大。在那么多起哄的小孩中间,我大概是把那张卡当众要了回来撕碎了。不记得当时大家都是什么反应,我现在也不知道她姓什么叫什么,她到底去了哪儿,自然此生也不会再有联络,哪怕是再遇到,恐怕聊再久也没办法认得出来彼此了。

大概此后的我就开始努力学习封闭自己的表达了吧,在传统且封闭的中国语境中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知道近些年受到美国人的假客气真虚伪的影响,才慢慢接受有人在公共场合表达真情实感的尴尬。

to be continue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