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愿望之重新建立与世界的联系

今年我还希望能与至少12个朋友(平均每月1个的kpi)面对面聊天 就某一个共同关心的话题进行讨论 (面对面又困难要不然视频也算吧) 但不能是冰冷而且容易歧义的文字 现在身处隔离中的大家应该更有体会 文字语音难以替代物理聊天对人的意义... #新年愿望#

我写到这儿就写不下去了。除了年纪渐长语言组织能力竟退化外,还觉得我无论怎么说似乎都难以在140字内不产生歧义。意识到表达能力逐渐退化后,我已经尝试对自己进行一些思维训练,但也不得要领。

跟人交流就是其中的一项。迄今为止,我的人生前段没有朋友。中段在人际交往的黄金时期交到了朋友,但后来又大都断了联系。我自认为从某些人的身上学到了比较随性的交友之道,即朋友可有可无,所以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跟本来亲密的朋友渐行渐远,在可能受到伤害之前就激活自我保护机制。我经常有大段的时间跟我自己之外的世界仅维持必要和被动的联系,即家庭和工作。直到这种表面自洽的状态若干次崩溃之后,才意识到能做到这样的人需要强大的内心。不是我,我也不适合。

亲密关系不属于这个范围。长久的亲密关系可贵之处在于一切皆可交流。但也有一个矛盾是,在开口之前,我往往已经可以预判可能得到的回应了,所以有些话又不必说了。我以为这可能也是《婚姻故事》中的亲密关系无法维持的原因之一。而我仍然没办法与家人和同事成为可以进行实质性沟通的朋友。就在刚刚跟同事聊了得有两个小时,讨论到了当下的公共议题,也有工作和个人层面的焦虑及应对方法,还有对未来的一些想法。但我依然没有觉得我们就是真正我所期待的朋友关系了,如果没有工作把我们圈在一起,我们可能也并不会主动联系彼此。

我最近学到的关于朋友的意义,就是在于可以帮助彼此打开更多维的视角,提供不同于家庭和伴侣所能给予的社群意义上的情感支持。所以在亲密关系以外重新建立与世界的联系是我新的一年所期待的,并希望在以后或长或短的人生中都可以保持的一种状态。应该不容易实现,但尝试的过程已经足够有趣。

与读到这里的你共勉。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