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不幸是可以比较的

故事FM E328.一通武汉方舱来的电话 :我要去火神山救我外婆讲述了一个武汉方舱医院中的情节。

讲述者的外婆在火神山医院产生了放弃治疗的念头,于是她希望从方舱转院去火神山照顾外婆。但可以想象现在的大环境下,这种复杂操作不会轻而易举。

讲述者嚎啕大哭,旁观者却说,这有什么的?我妈昨天刚去世。我们都这样啊。

没有任何的痛苦是可以衡量和比较的。

那些在方舱跳舞的人,她们的痛苦你看不见。

我曾经试图描述我经历过的类似情节,不得要领。但今天听到,真真的就是她说的这样。回忆起来只有愤怒,但那是一种无力的愤怒感。也会逐渐明白,没有人能感同身受。早一天学会降低对世界和他人的期待值,就早一天获得内心的平静。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健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