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力工具

近些年来少之又少的情况下,我也会跟人产生一些讨论,甚至辩论的场景。当然我指的是本来很少交流的人,在偶尔交流的过程中,就会经常有“卧槽还可以这样”的感觉。

其中一点令我印象较为深刻的是关于如今不同国家之间人类生存状态的比较。不可避免提及“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这样俗气的九十年代小学生作文用词。我们的上一代人对时代巨变的感知可能真的有电灯从无到有,电视从无到有,和物质生活的逐渐丰富。而我们这一代人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家用电话从无到有,家用电脑从无到有,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成为每个人的生活必需品,以及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指总体,我自己对物质生活的期待永不满足)。这些可以感知的变化源于局部环境的主导者顺应时代潮流和更大环境的影响,接受外部同化并施以正向引导,即集中力量办大事,使得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基本生活得以改善。相信这是大多数人都喜闻乐见的。

但走到大环境里看一看,发现那里人的基本生活在我们开始改善之前就已经得到了极大满足,现在我们在考虑如何走下一步的时候,他们似乎已经放弃了“更快 更高 更强”的上进心。强调个人发展而不强求统一价值观,注重精神生活质量而不是一味追求物质更加丰富,可以集中力量但是办大事还是小事得大家商量一下才行。虽然对这样落后腐朽的价值观早有耳闻,但真正置身其中的时候还是处处感受其巨大的冲击力。

刘慈欣是上一代人。他在作品中试图理解高维空间,将我们所处的世界的时间维度无限拉长,带给我的思考是,到底应该“集中力量办大事”还是“今朝有酒今朝乐”。在历史的大跨度中,现如今几十年的非凡成就,在下一个千年的人类眼中,可能就如同现在的人在看西汉文景之治“轻徭薄赋”“与民休息”之类,随手点个赞然后并不放在心上。而被裹挟在时代洪流中的我,还不如做好自己。地球人要流浪去三体,还是三体人要穿越来地球,又于我何干呢。

我虽然也偶有未雨绸缪之念,但最多好像也就能谋个一两年,之后的世界于我仍是一团待探索的迷雾。今天的工作(其实是在工作时间摸鱼),都只是为了周末,月末,或者年末能有钱到处溜达一下。而之所以会产生以上这么多无聊的想法,又是为了逃避工作。

人类生产了如此之多的生产力工具,可还是无法抵抗躺着的魅力。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